欢迎访问沧源国际旅游度假区网站!
距2018年摸你黑开幕还有:

你所在位置:

首页 - 旅游 >热门景点
神秘崖画
来源:原创 【字体:
沧源崖画经考证是3500多年前新石器晚期佤族先民们的作品,最早广为外界知道和发现是在1965年,当时是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汪宁生教授考察发现的,至今已发现15个点,共有1100多个图案,其中人物约占74%,其它图案占26%。主要分布于我县的勐省镇、糯良乡以及我们现在所处的勐来乡,各个崖画点的内容形式大同小异,这一号点的图案比较完整和集中。画面内容多为狩猎、舞蹈、战争、采集、放牧、建筑和宗教祭祀等活动,画面呈暗红。

沧源崖画经考证是3500多年前新石器晚期佤族先民们的作品

沧源崖画经考证是3500多年前新石器晚期佤族先民们的作品,最早广为外界知道和发现是在1965年,当时是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汪宁生教授考察发现的,至今已发现15个点,共有1100多个图案,其中人物约占74%,其它图案占26%。主要分布于我县的勐省镇、糯良乡以及我们现在所处的勐来乡,各个崖画点的内容形式大同小异,这一号点的图案比较完整和集中。画面内容多为狩猎、舞蹈、战争、采集、放牧、建筑和宗教祭祀等活动,画面呈暗红色,经专家考证绘画颜料是以赤铁矿粉与动物血调合而成的;作画的工具极为简单,细小图象和线条是用竹签、树枝、羽毛之类画成。粗细线条和大的色块直接用手指平涂垂染。内容丰富,构图简练、粗犷、奔放,人物形象千姿百态、栩栩如生、独具风格。它向人们展现了3500多年前佤族先民的生产、生活及社会场景,是不可多得的民族文化瑰宝。但是由于近年来人类活动的频繁影响,周围森林植被减少较多,崖画受风雨侵蚀等原因,颜色不断淡化乃至脱落,图像的清晰度已不像40多年前汪宁生教授考察时那样明晰了。这个崖画点共有224个人物图像,动物有牛、狗、象、虎、豹、猴、岩羊、孔雀等,未见房子,表现的是人们在野外捕猎等活动的图像场景。

崖画画面上,水牛和牛角绘得比较多比较突出,表现了早期人类对牛的崇拜,整个画面体现了远古时期一个有组织、有首领、有指挥的部落的生产和生活状况,有了一定的社会组织和分工,他们的经济结构已从单纯狩猎发展到狩猎、采集、种植、放牧并举,过着相对稳定的生活。

在勾画人物时,古人将人物身体勾画成简单的三角几何形,四肢配四条灵活多变的细线,主要通过四肢的姿态及头上的饰物,来反映其活动和身份,并根据男女特点绘成。男肩宽腰窄,女肩窄腰宽。人物、动物头部都画成圆点,而不表现五官。画动物强调鼻、角、耳、尾的特征,以表现其种属。同时,用象形的手法表现身体的各个部分,有时为了强调特征,还采取夸张手法,故意将某一部分突出地表现出来。

沧源崖画的创作动机应该决不是单一的,各种体裁可能有不同的创作目的。归纳起来,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个是宗教性的,一个是原始记事的。其中与宗教信仰有关的有:1、模拟巫术的产物。人们相信在崖壁上画人们围捉、刺中所要猎取动物形象,将使未来的狩猎成功。在崖壁上画人倒地,将使未来的战争中敌人真的死亡。2、祈求丰产仪式的遗留。在崖壁上画牛或人拉牛,是希望山上牛群自然繁殖得很顺利,可以成群地拉回来供祭祀之用;画野生的动物形象,是希望打猎有收获;画成群舞蹈人形,是希望生产丰收。当然,原始氏族祈求丰产不仅单指生产的发展,也包括自身的繁殖。沧源崖画中突出表现性器官的男女,以及密集的人群,都具有这样的意义。3、崇拜神的画像。佤族信奉万物有灵,为多神崇拜,因此画中物种繁多,为了转祸为福,必须不断的供奉、祭祀和崇拜。4、重要仪式的描绘。有些民族在举行一次隆重的宗教仪式后,还要把过程画下来,这不是给人看的,主要是给神看的,沧源崖画中一些化装舞蹈人形(如头插羽毛者、身披羽毛者)以及某些拉牛等画面,就是当时宗教活动的实况。

记事性质的有:1、重大事件的记录。最明显的是二号点图中(丁来),那里所反映的完全是人们现实生活的面貌,而没有其他画面那种神秘的超自然的宗教气氛。2、神话传说的记载。沧源崖画中有些似人非人形象(“太阳人”“鱼尾人”),或是对当时流传的神话或神话中人物的描绘。

一直以来,当地群众都认为崖壁的后面住着仙人。仙人出来,人们就能在崖壁上看到他们的形象;仙人回去了“休息”,崖壁上就看不见了(崖画确因光线明暗而或隐或现)。仙人可以赐福于人,故每逢重大节日,附近村寨人民都要去祭祀崖画;此外遇有生病及失物等灾祸时,也要来求仙人“帮助”。第一次调查时,就见到一个佤族老妇丢失四元人民币,到这里求仙人指引寻找方法。另外,在二号点,丁来佤族传说崖壁后面藏有宝物,崖画是“宝物”显灵所致。丁来寨佤族曾在该处挖掘,后因毫无所得而中止。至今那里崖根部还有一洞,即当时挖掘的遗迹。总之,这是一座神崖,现在每年都要进行祭祀活动,如大家有什么愿望,可以许一许,据说很灵的,机会难得,可别错过了。

据佤族老人讲述,在佤族民间曾经保存着一块其内容与沧源崖画毫无差别的布画,只要在那布画上覆一新布,第二年拿出来时,会在新布上叠印出一副同样的画来,因此,被视为神物加以珍藏。直到解放后的1966年那副布画还保存在勐来明良村大寨头人家里。到了“文革”期间被当作“牛鬼蛇神、封建迷信”之物没收后神秘地失去了踪迹。

总之,沧源崖画的发现,对研究我国西南边疆及毗邻的东南亚地区古代民族的历史、宗教及文化艺术提供了形象的资料。是一幅完整记载古代历史、社会、生活、习俗的画卷。目前,沧源崖画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好,现在我带着大家从左向右看:崖画人从头饰看,有云人、羽人、角人和光人(头上装有会发光的饰物)等。有这种头饰的人物是远古时期,氏族人群中的“神祖(始祖)、酋长(头人)、祭司(巴载)、奇人和勇士”之类的人,与其他氏族成员有所区别,是一种特殊人在捕猎凶猛野兽时以增加威风和生杀气氛。也反映了先民们在捕猎活动中不仅是同吃苦同战斗,且已有分工合作的社会体制。

左边1区是一个狩猎图:有两人在敲击木鼓,背后一人拿着弓,头上有牛头图饰,她应是一个女首领(体形与男性不同)。左边有一人手拿着木杈迎着木鼓方向赶来。此人背后有一只狗也听到木鼓声迎了上来。狗和持弓的人背后(上面)有一条曲线,曲线左上边画有似牛(半身)似山和太阳的图像,最下边有一头牛跑着,背后似有一棵树倒向牛背后,牛旁侧立站着一个人,牛在惊跑。右边有6人手的姿态各不相同,有几个拿着标杆、牛角、短茅和藤鞭,在追捕猎物;其中有2人是头部有羽毛装饰的“羽人”冲在前面领路,应是小头目。

2区图是一个剽牛祭祀的场景:是人物较多、较集中的一个大场面,仅是从人物的造型上看就有5种形态,按头饰分,有云人、羽人、角人和光人(头上装有会发光的饰物)等,合计画有48人,场面很大,其中,前面(下部)画有栓牛桩和牛,中心位是山水符号,一群人以山水为中心,以牛和牛桩为目标展开活动,舞姿形态各异。左边的人列队跳,右边的人手拿各种猎具张开成牛角形队列跳。左边有体形最大的“云人”和次大的2个“羽人”掰手在跳,显然是始祖、酋长、祭司之类的头面人物在主持剽牛仪式,“云人”头上还画有太阳、月亮、星星的符号。许多妇女儿童(体图中空)也在剽牛桩旁列队起舞,这一盛大场面似乎是氏族人群在狩猎出征前举行的剽牛祭祀活动。至今佤族寨人狩猎时也还举行祭祀活动,只是没有这样原始粗犷了。

中间3区是人工取火图案:右端有一人右手上有火光,头上有饰物,左手下有一个蓝筐的图形,可能是火塘燃烧的干树枝或摩擦取火的工具(干竹片和干树枝),反映氏族人已能人工生火。图有点零碎,但也有特点。图中还画有4个人,与较上部的一组图一起构成一个狩猎场面,人和动物各有姿态,形象很生动。

再往右看4区围猎图,参加围猎的人达上百个,捕猎武器除弓弩、牛角盾、剽杆以外,还增加了剽杈、流星球等捕猎工具。狗也参加追捕助威,可见狗是最早被人类驯服并为人类追捕服务的动物。在图像中,有6条牛中间似乎还有剽牛桩和木鼓图像,位于盛大的猎场格斗中。这个场面动物很多,其中以猴子和牛最多,也有大鸟可能是孔雀或白鹇之类。从这个崖画点上看说明在3000多年前这里已有大象、虎、豹、高峰野牛、猴群、孔雀等动物生活着,其它崖画点还有巨蟒的图像;这些动物都是亚热带、热带的物种。现在在沧源县国家级南滚河自然保护区内仍然可见。

上一篇: 天坑
下一篇: 广允缅寺
· 南滚河国家森林公园
·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-翁丁大寨
· 司岗里溶洞
· 千米国画长廊
· 天坑
Copyright © 2001-2017 沧源国际旅游度假区 All Rights Reserve 滇公网安备 53092702000005号
技术支持:奥远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