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沧源国际旅游度假区网站!
距2018年摸你黑开幕还有:

你所在位置:

首页 - 旅游 >热门景点
班洪抗英纪念碑
来源:原创 【字体:

震惊中外的“班洪事件”是中国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班洪、班老地区佤族人民爱国抗英斗争的历史大事件,是祖国南疆边陲各族人民团结御侮,维护国家统一,领土完整的光辉壮举。

1885年,英帝国主义占领缅甸以后,便将侵略魔爪伸向我阿佤山区,妄图沟通和扩大其在华长江流域一带的利益。

 
1900年,中英会勘滇缅界务时,英方蛮横无理地不承认班洪为中国领土的事实,将佤族人民自古以来繁衍生息的“葫芦王“地置于滇缅边界南段未定界范围。因为班洪部落丰富的矿藏资源,英国觊觎已久,垂涎三尺,因而中英会勘滇缅界务时,英方坚决不承认班洪为中国领土。英帝的侵略野心,激起了佤族人民的极大义愤,受到了佤族人民坚决的抵制和反抗,就在中英第一次会勘时,英方一支武装准备经葫芦王地的班弄、班老、班洪入勐角董傣族土司地,班洪王胡玉山就坚决不让过,还让秘书写了一封信拿了一包鸡蛋让人交给英军,英军头目司格德见到鸡蛋和信后,得意洋洋。谁知拆开信一看气得两眼都闭不下来。信上写着:“葫芦王地是中国的地方,你们不能来;如果敢来,我们就坚决打击!“看完信后,翻译又告诉他:“鸡蛋不是礼物,而是佤族叫客人滚蛋不准再来的信号“。司格德气得瞠目结舌,束手无策。后来,他只好带着官兵和勘界人员离开芒卡绕道孟定,同中方勘界委员刘万胜、陈灿等经耿马进入勐角董土司地扎营。

1900年2月,因司格德部下列敦等3人骑马到勐董赶集抢走永和佤族的黄果,并开枪打死卖黄果的佤民一事,激起了赶集的佤、傣等各族边民的无比愤怒,群起反抗,有两个英兵被愤怒的群众砍死。“黄果事件“爆发后,司格德发疯地派武装向勐董、永和进攻,沿路烧、杀、抢掠,许多傣族、佤族寨子毁于大火之中。

胡玉山得知“黄果事件“的消息后,立即派出武装守住勐角与班洪之间的翁丁大山。同时又派出官员联合永和、绍兴、绍帕等部落共同抗击英军。最后英军被迫逃回缅甸,不敢再犯。

由于1900年“黄果事件“的失败,英国殖民者认识到佤族人民的厉害,无法用武力征服葫芦王的边民;然而他们又不甘心放弃对葫芦王地这块盛产银矿的宝地的侵吞。旋即传教搞文化侵略,但英国殖民者派遣的“传教士“被胡玉山抵制于葫芦王地之外,侵入葫芦王地征服佤族人的阴谋始终未遂。他们清楚地知道了这个葫芦王──胡玉山比坐山的老虎还厉害,不搞掉他,休想侵占葫芦王地的一寸土地,休想得到一块闪光的银矿。于是又绞尽脑汁施出了一个新的花招──收买软化胡玉山,可还是碰了一鼻子灰。最后他们培植亲英势力,派密探深入阿佤山腹地,测绘地形,勘探地质矿藏,窃运矿石标本,乃至派出军队,枪杀我佤胞,烧毁我边民村寨;继之,即明火执仗地肢解、强占我国边疆,掠夺我丰富的矿藏资源。

1933年,英帝侵略者作了武装侵占班老、班洪的充分准备,并以武力恐吓和金钱收买兼用的手段买通了邻近部落的少数败类,背着班洪、班老两个部落首领,与英工程师伍波兰、测量员巴尔阔签订密约,开办班洪、班老受清光绪朝廷旨令共辖的茂隆银厂。 是年10月,英帝出兵500余人向阿佤山北部侵犯,占领了茂隆厂炉房等地,随即用其所收买的芒相属官等人“送礼“,扬言不受“礼“就要见诸武力,以战逼降,企图掠夺更多的资源和捞取政治外交上的主动权。班洪、班老爱国上层,不受欺骗,不畏强权,义正严辞地声明“佤族汉族是一家,九老九代不丢伴。为保中国领土和矿藏,宁死也不投降!“

面对英帝侵略,班洪王胡玉山毅然召集各部落王紧急会议,共商爱国抗英大计。各部落王剽牛盟誓,就在1934年2月初的一天黎明,班洪王府大青树下广场打扫一新,一面鲜红的大旗迎风飘扬。各部落佤族男女从四面八方汇集广场,数百名武士荷枪挂刀或持弩标站在前列,昂头挺胸,等待着剽牛盟誓时刻的到来。从勐角董、耿马、岩帅、澜沧等地请来的其他民族的代表也站在人海之中。

几声木鼓响后,4个佤族大汉牵着4条肥壮的大黄牯牛步入广场中央,4个手持标枪的大汉跟在其后。魔巴念完经咒后,剽牛开始,闪亮的标枪头猛力向牛刺去。牛鼓着乌黑的晴珠蹦跳,牵牛大汉拼力拉住。大牯牛跳了一阵,血洒遍地,精疲力尽,倒地而死。 四周的人高兴地狂喊 “勐!勐!”(佤语,汉意为“好!好!”),刹时,芒锣、木鼓、象脚鼓齐鸣,震天动地,一片沸腾。胡玉山看着刚才剽死的牛倒向里面,更使他充满胜利的信心。因为按照佤族习俗,被剽的牛倒向里面就预示着战争必胜,大吉大利。他作为17部落的盟主对战争的胜败肩负着最大的责任。他满意地点头下令剥牛。剽牛手一拥而上,刀光闪闪,4条大牯牛一刹时就被支解剥光。按照佤族盟誓习俗,把牛头和牛腿分成17份给17王,牛肉款待客人和部落成员。

剽牛结束,胡玉山请16王到议事厅议事。议事开始,胡玉山叫长子胡忠汉拿出一个大银碗放在竹桌上;叫次子胡忠华抱出一坛佤族酒。胡忠华斟酒,胡忠汉双手捧酒碗给其父胡玉山。胡玉山接银碗后先喝一口,然后递给班老王困鄂,依次递给其他各王轮番痛饮。直到煮熟的牛肠分成17截端送来吃之时,方才停止传酒。最后17部落王决定联合一致出兵三路,内惩民族败类,对外驱逐英帝侵略军,胜利饮马滚弄江。第一路,由岳相、布训、波崩率250人攻永邦小麻哈。第二路由胡忠汉、胡忠才、刘国用率700多人攻丫口英军据点。第三路由胡玉堂、保卫国、昆尼率领300多人攻芒相岳康,胡玉山坐镇班洪指挥,建立营盘扎寨,1934年2月8日,爱国抗英的“班洪事件“发生了。战斗中,佤族武装只使用大刀、长矛、弓弩、火镰枪、铜炮枪、火药土炮等原始武器,而英军则使用自动步枪、轻机枪、大炮、无线电台等先进武器装备。相比之下,英军占有明显优势,但佤族人民没有被敌人的武力所吓倒,他们采用灵活多样的办法打击敌人。开始,英方出动了2000余名洋枪洋炮装备的武装压住了佤族武装的火力,双方在南依河畔激战3天3夜,互有伤亡,不分胜负。第四天,胡忠汉武装打下了丫口据点,英军逃窜,旗开得胜。但胡玉堂、保卫国两路军中了英方的调虎离山计。因为英军佯称:“我们在河边打不过你们,明天从新寨方向打下来。”缺乏战斗经验的阿佤人民不知是敌人的阴谋诡计,上当受骗,将多数兵力调到新寨方向,河边只留下少数人防守。2月12日,英军乘虚而入,用燃烧弹和机枪猛轰猛扫,把班老寨烧成一片火海。佤族武装只得撤退到龙头山、岗勐等地原始森林中休整,等待援军再作反攻。

班老失守,告急的人不断地从前线到班洪王府向胡玉山求援。胡玉山一面竭尽全力支援前线,组织加强防守,安抚百姓;一面按佤族习俗派人带着蜡烛、谷花到孟定、镇康、耿马、勐角董、岩帅、双江、澜沧、景谷、普洱等四方告急求援,争取各地祖国同胞和龙云省主席的支持。

班洪、班老人民爱国抗英斗争,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声援,全国各大城市,海外华侨,留学生,以结社、游行、发表文告向国民党政府请愿等形式,声讨英帝侵略行径,南疆各地人民派出代表到班洪、班老进行慰问,鼓舞了佤族同胞的斗志。是年5月,李希哲等人召唤景谷、双江、澜沧、岩帅、勐角董等地自发声援班洪、班老抗英斗争的群众1000余人,组成“西南边防民众义勇军“,驰援前线,与佤族武装并肩战斗,奋勇作战,仅10天激战,就把侵略者赶出了丫口、炉房、南大等地。在我乘胜追击、英军节节败退的时候,国民党当局由于“九一八“事变发生不久,惧怕外交孤立,屈从于英方“不要扩大事态“的要求,勒令“义勇军“于9月11日全部撤离阿佤山,使英帝侵略者一手炮制的滇缅未定界悬案更加复杂化。撤离之前李希哲对省府委员说:“我们全体官兵为了国家不被外人欺负,而离乡背井,忍饥挨饿,置生死于度外,到此地抗击侵略,今遭小人陷害,以致政府怀疑,令人寒心。但所来义勇军,都是农家子弟,各有父母妻室,父老放心把他们交给我带来,应该让他们安全回家务农团聚。我们并没有什么奢望,可以立即撤退“。说完挥泪不止。在场官佐,痛哭失声。周围士兵看到,也放声大哭,顿时哭声大震,十分凄惨。中央政府以李希哲擅自组织武装,下令云南通缉治罪。云南省政府表面例行公事,实则也不管他,他避过了通缉风头,两年后才回到景谷。班洪抗英战斗共持续了4个月,有44位佤族英雄儿女,为保卫祖国边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后来,班洪、班老人民坚决斗争和全国社会舆论支持,国民党当局才同英帝于1935年至1937年进行第二次滇缅南段边界会勘。在大量历史事实面前,英帝终于承认班洪地区是中国领土。1960年中缅两国友好顺利地解决了久悬不决的中缅边界问题,班老回到了祖国的怀抱。

1987年4月,班洪抗英纪念碑被省委、省政府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现在还被列为云南省国防教育基地。如今,我们佤山人民继承和发扬了先辈们自强不息,英勇奋斗的精神,我们相信,在党中央、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,在省、地领导及全国各界友好人士的大力支持帮助下,佤山的明天一定会建设得更加美丽富饶。
 
 

 

上一篇: 千米国画长廊
· 南滚河国家森林公园
·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-翁丁大寨
· 司岗里溶洞
· 千米国画长廊
· 天坑
Copyright © 2001-2017 沧源国际旅游度假区 All Rights Reserve 滇公网安备 53092702000005号
技术支持:奥远科技